• <rp id="ibobi"><ruby id="ibobi"></ruby></rp>
  •  首页 >> 社会学
    重视贫困地区乡村记忆场所的保护与开发
    2019年05月03日 13:5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张立群 字号
    关键词:贫困地区;记忆场所;乡村记忆;集体记忆;群体;乡民;物态化场所;扶贫;形成;情感

    内容摘要:贫困地区这两类乡村记忆场所,是乡民认识活动的对象,是乡村的“情感基因库”和“文化活化石”,具有承载并唤起乡民群体情感和乡村集体记忆的功能,对于焕发乡民内生精神活力,激化乡村强大发展动力,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这就要求我们善于利用互联网络技术,通过情景化场景模拟,建立虚拟的贫困地区物态和非物态化场所,有选择建立实体的物态和非物态化场所纪念馆和展示区,唤醒贫困地区乡民的集体记忆,为贫困地区乡民提供凝聚群体情感和强化文化认同的渠道。总之,我们要通过保护性开发贫困地区乡村记忆场所,使贫困地区乡民更好认知自身,形成身份、地域、价值和文化的正向认同,使游荡的灵魂找到属于自己的精神家园,使贫困地区群体情感和集体记忆承载者的身份趋于明晰,进而凝聚乡民强大的群体性力量,打破“贫困均衡”态势。

    关键词:贫困地区;记忆场所;乡村记忆;集体记忆;群体;乡民;物态化场所;扶贫;形成;情感

    作者简介:

      乡村记忆场所作为记忆场所的特殊形式,是乡村居民在长期物质和精神生产实践中形成的地方性、区域性记忆之场。

      在我国贫困地区,蕴藏着丰富的乡村记忆场所。一类为物态化场所,主要包括乡村的生态环境、自然资源、生产生活空间以及物态遗产。物态化场所处于相对静止环境中,主要属于“自然场景”范畴。虽然生态环境、生产生活空间等变化不大,但物态遗产如居民居住的房子、村庄布局等也存在加速变迁的趋势。另一类为非物态化场所。主要有乡村符号、语言、生活习俗、情感、人文掌故、故事、文化产品、非物质文化遗产、历史著述等,也包括隐秘的社会风俗、婚丧娶嫁,以及融入乡村居民日常生活的特色仪式活动等。非物态化场所主要属于“人文塑造”范畴,处于相对流动的发展态势中,尤其是社会风俗、仪式性活动等,在一段时间延传,在一定时期变化,甚至出现消逝的情形。

      贫困地区这两类乡村记忆场所,是乡民认识活动的对象,是乡村的“情感基因库”和“文化活化石”,具有承载并唤起乡民群体情感和乡村集体记忆的功能,对于焕发乡民内生精神活力,激化乡村强大发展动力,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需要重视的是,贫困地区乡村记忆场所具有两面性。一方面,它是造成乡民贫困的内在原因,尤其是其客观存在的偏远地理位置、贫困自然环境以及传统落后观念等,致使乡村长期贫困、落后,而形成的贫困集体记忆,成为乡民心中挥之不去的痛。另一方面,贫困地区乡村记忆场所承载丰富的群体情感,体现在乡民对家乡依恋的浓厚“乡愁”之中,因此,贫困地区乡村记忆场可以唤起乡民群体情感,凝聚集体意志,形成推进发展的强大内生精神力量。

      在当前推进精准扶贫方略和脱贫攻坚战略的关键期,应当重视保护性开发贫困地区乡村记忆场所,这就要求我们既要认识其正面效应,又要认识其负面影响,具体来说要在五个层面有序、有为、有效推进。

      一是重塑贫困地区的“自然场景”。我们要主动做到:加大生态环境保护力度;重视对自然资源的保护性开发;全面摸清物态遗产家底,按现行保护条例和法规加强保护;结合现代生活及农村生产需要,保持传统村落建筑风格,有限改造房屋结构,合理规划设计村庄布局;重点在乡村基础设施和农村公共服务体系上加大投入和建设力度,加快改变贫困地区贫困的物态化“自然场景”。

      二是创新贫困地区的“人文塑造”。一方面,我们要善用新媒体、新技术,创造性开发非物态化场所与故事深度融合的文化、文艺精品,如地方戏剧、歌舞、民族技艺等,通过故事论坛,电影、电视剧、广播电台等视听节目、数字化产品进行展示,活化贫困地区非物态化乡村记忆场所。另一方面,我们要精心策划主题通过艺术展示等策略再现非物态化场所。如每年在春节、清明节、端午节、国庆节、中秋节等重要节假日,组织开展群众性仪式和大舞台活动。另一方面,我们应当大力破除传统落后思想观念,倡导文明新风尚,发挥乡贤以及村规民约重要作用,用乡村语言和乡民话语推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贫困地区落地生根。

      三是推进贫困地区的“自然场景”与“人文塑造”深度融合。这就要求我们善于利用互联网络技术,通过情景化场景模拟,建立虚拟的贫困地区物态和非物态化场所,有选择建立实体的物态和非物态化场所纪念馆和展示区,唤醒贫困地区乡民的集体记忆,为贫困地区乡民提供凝聚群体情感和强化文化认同的渠道。同时,我们还要深度挖掘贫困地区作为“自然场景”的乡村记忆场所的旅游价值,作为“人文塑造”的乡村记忆场所的文化价值,促进本地居民的群体情感认同。

      四是加强对贫困地区乡村记忆场所的风险管控。我们应当深入剖析贫困地区乡村记忆场所的风险因素和风险事件,建立健全自然灾害、人为灾害等风险预警、防范机制,挽救处于保护名录之外的大量现存的、蕴涵着集体记忆和群体情感的乡村记忆场所不被彻底消失,不断消减现代化进程对其产生的冲击和带来的不利影响。

      五是建立形塑、矫治和认同贫困集体记忆的系列机制。具体来说:一方面,形塑贫困集体记忆。贫困集体记忆立足当下扶贫开发、精准扶贫和脱贫攻坚实践,既是对过去贫困艰难时刻的客观记忆,又是通过脱贫致富、摆脱贫困困扰形成的建构记忆。因此,贫困地区过去的贫困现实根据现在精准扶贫和脱贫攻坚的推进不断被重新叙述和表达,需要我们进一步正确认识和厘清扶贫开发实践中现在与过去的关系。另一方面,矫治贫困集体记忆。运用社会矫治工作方法,通过创新“情感开导、心理疏导、教育引导”等有效手段,有效消减贫困群体对贫困的“灰色记忆”,改变社会群体对贫困记忆的稀释,使贫困群体或脱贫群体产生“忆苦思甜”、“不忘过去艰难时刻”、接续奋进的积极效应。再一方面,认同贫困集体记忆。通过社会群体参与式、体验式的精准扶贫、脱贫攻坚实践活动开展,建立贫困集体记忆社会群体认同机制。通过国家“扶贫日”等纪念性的场所化载体设计,形成贫困集体记忆的认同机制。

      总之,我们要通过保护性开发贫困地区乡村记忆场所,使贫困地区乡民更好认知自身,形成身份、地域、价值和文化的正向认同,使游荡的灵魂找到属于自己的精神家园,使贫困地区群体情感和集体记忆承载者的身份趋于明晰,进而凝聚乡民强大的群体性力量,打破 “贫困均衡”态势,跨越因内生动力不足导致的“贫困陷阱”,形成推动精准扶贫和脱贫攻坚的强大合力。

     

      【本文获得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青年基金项目“扶贫攻坚进程中的乡村记忆场所保护研究---以武陵山片区为例”(16YJCZH147);湖南省哲学社会科学基金项目“武陵山片区乡村记忆场所保护性开发实证研究——以国家级贫困县沅陵县为例”(14YBX005);湖南省社科评审课题“社会记忆视角下扶贫日记研究”(项目编号:XSP19YBC173)的支持】

      (作者系湖南文理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教师)

    作者简介

    姓名:张立群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于翠杰)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北京pK每天稳赚_北京pK每天玩十把 布偶猫| 布偶猫| 徐正溪| 国光帮帮忙| 霍元甲| 宸汐缘| 天涯明月刀| 鹿晗| 韩国人扎堆到上海| 柳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