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ibobi"><ruby id="ibobi"></ruby></rp>
  •  首页 >> 哲学 >> 哲人专栏
    黄裕生:论华夏文化的本原性及其普遍主义精神
    2019年11月05日 09:37 来源:《探索与争鸣》 作者:黄裕生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内容摘要: 对“绝对者”的觉悟与对普遍性原则的自觉、自任是一种文化成为本原性文化的标志性事件。 殷商对“上帝”的崇而不祭,表明殷人所崇拜的“上帝”已超越了自然神而为一至高神;周人的“天”则 进一步纯粹化为“无亲”而“与善人”的公义之天。诸子之“人文思想”的兴起不仅不是削弱殷、周对“绝对者”的这种觉悟与确信;相反,实乃加持了这种突破性的宗教信仰??鬃尤恃У娜妨⒂肴拾ㄔ虻姆?现,则完成了对“绝对者”的信仰与对普遍性原则的自觉之间的贯通,从此把华夏民族带上了担当普遍性 原则的“世界史”之路。本原文化民族之间的相遇是普遍性升级的必经之路。?关键词 本原文化 华夏文化 绝对者 普遍性

      原 载: 《探索与争鸣》2016年第1期

      一

      作为一个文化实体,中国历经了至少逾 3000 年的历 史。在这 3000 多年里,不仅在社会治理、文化教育、思 想理念、经济生活、技术发明等诸多领域取得了伟大成 就,一直居于世界同时代的领先地位,而且驯服并教化了 在它历史上出现过的几乎所有的强力实体,经受住了一系 列不幸与苦难的重压。即便在遭受“三千年未有之大变 局”的近代,作为政治实体的中国可谓风雨飘摇,一败再 败,但是作为文化实体的中国却仍坚信能走出这从未有过 的困境,仍以坚定的决心追寻着走出?;南M?并且仍 渴望着承担世界的未来。

      在历史上,在如此久远的岁月里,具有穿越种种苦难 与强权重压之力量的文化民族,除犹太与华夏外,大概还 有印度与希腊。而他们之所以能够持久地经受苦难的重压 而保持自我同一性,在根本上不在其物质文明,不在于其 疆域或任何其他东西,而只在于他们所开创与承担的文 化乃是一种本原的文化:一种觉悟“绝对”而与“绝对” 共在的文化;一种觉悟普遍性而自觉承担普遍性使命的 文化。

      实际上,“世界史”就开始于本原文化的出现,并由 上面提到的四大本原文化奠定了基轴。虽然世界上有很多 民族、很多文化,但是,并非所有民族都能有幸作为本原 民族出现,因为并非所有民族都创造出了本原文化。所 以,每个民族作为复数的个体组成的群体,并非所有自称“我们”的群体都可以成为他人的异在者。严格说来,唯 有这类群体作为各自的“我们”,才真正能够相互成为异 在者:在这类群体中,出现了能够打开并维护一种超越性 视野的伟大心灵,通过这种超越性视野,这个群体能洞见 并感受到自己生活于其中的世界是一个有绝对他者的世 界,因而自己的生活是有绝对性的存在。更准确地说,只 有能系统而深切地觉悟到哲学意义上的绝对本原(“始 基”)而能与此本原共在的“我们”,才真正能互为异在者 而构成“我们”与“你们”的关系。所有的民族都会有来 源意识而有本原信仰,比如图腾崇拜,但并非所有本原信 仰都达到了本原本身。真正的本原必定是“绝对的一”, 否则,它就不可能是本原本身。所以,本原者,必定是一 绝对者。它是绝对的一:它包含一切“多”于自身却又超 越于一切“多”之上。

      对于未能打开超越性视野的民族或个人来说,在根 本上意味着未能打开本原的时间,而只停留在非本原的 时间里。我们这种存在者首先且通常就存在于非本原的 时间之中,因为我们首先与通常也是生物性的存在者, 因而不得不与功能性事物、有限性事物或部分性事物打 交道。所以,我们的存在首先且通常是以与功能性事 物、部分性事物打交道的存在活动“到时”的:现在是 出猎之机,因为野兽现身了;现在是采集之时,因为野 果成熟了;昨夜秋风起,今日云天高??这种时间之所 以是非本原的时间,因为在这种时间里,或者说在这种 时间的到时中,我们能发现与遇见的都是有限物或部分 物,而不是绝对的本原;同时,我们自己也只是作为各种角色出现,而不是作为完整的本相自身存在。也就是 说,在这种时间里,既没有真正的本原,也没有本真的 自身。

      与非本原时间的过去、现在与未来可以相互分割不 同,本原时间是一种把过去、现在与未来作为不可分割的 可能性整体包含在自身之中的整体时间。在这种本原时间 里,过去、现在与未来都是作为可能性而存在,或者说, 它把过去、现在与未来作为可能性包含在自身之中。这种 本原时间不仅是我们这种特殊存在者的存在方式,而且直 接就是我们这种存在者的存在。我们作为这种包含着过 去、现在与未来的一切可能性于自身之中的本原时间存 在,才发现或觉悟到这个世界有“绝对者”在,有一个包 含一切可能性事物于自身之中的“整体者”在,而竟然不 仅仅有众多的有限物,不仅仅有诸多变幻不定的功能物与 部分物。简单说,我们只有在作为“整体”的时间中,才 撞见了作为绝对的“整体者”,尽管我们可能对此撞见的 前提一无所觉。因为绝对的整体者必定是包含着过去、现 在与未来的一切可能性于自身之中,因此我们只有打开整 体的本原时间而置身于这种包含着过去、现在与未来于自 身的可能性整体之中,才能跳出各种有限的部分性事物而 遇见作为绝对的整体者。

      在这里,打开本原时间,就是打开一个把过去、现在 与未来作为可能性包含在自身之中的超越性视野。这种视 野之所以为一种超越性视野,就在于它是一种整体性的视 野。打开这种整体性视野,一方面意味着我们存在于可能 性之中而不是一个现成的东西,因而人是可塑造、可教 化、可救赎的;另一方面则意味着我们有了一种整体性的 眼光,开始了努力从整体的角度理解、追问自己与世界的 存在,并因而进入了与“整体”共在的存在。因此,打开 本原时间,既是对非本原时间的突破,也是对有限物、功 能物与部分物的突破。从此,人类才开始从一个“整体” 来理解、审视与引导自己的生活。

      世界史就开始于这种由非本原时间进入本原时间的突 破。因为只是这种突破,才意味着开始把人类带进自觉地 从“绝对整体”来理解、审视、看待自己的生活,也即从 作为“可能性”被包含在“绝对整体”中的“过去”“现 在”与“未来”来理解、看待自己的存在。从此,人类的 不同才是基于一个“整体”的不同,基于一个“大同”的 不同,因而是一种“普遍的”不同,“普遍的”差异,而 不再是基于眼下偶然事物(环境、天气、习性等)的“偶 然的”不同。人类因此进入了普遍性的历程而进入了“世 界”的历史。

      如果没有对这种作为整体的绝对者的深切觉悟,也 就不会有真正的“我们”。因为没有对绝对者的深切觉 悟,也就不可能通过与那个既超越一切利益,也超越一 切苦难与幸福的绝对者共在,来获得真正的团结与伟大的力量。什么样的团结才是真正的团结?能够经受住直 逼人性边缘的苦难重压的团结。什么样的力量是伟大的 力量?能够穿越使一切希望变得黯淡的时艰与变局的力 量。没有这种基于与绝对者共在的团结与力量,都不过 是些乌合之众,最终都将失去“我们”的身份而消失在 真正的“我们”之中。因为任何一种没有以与绝对者共 在为基础的团结都是临时的,哪怕有血缘之亲,也都随 时面临解体与离散而经受不起苦难的重压,经受不起幸 福的侵蚀。

      就绝对的一即是绝对的源头而言,真正的“我们”实 乃绝对本原的守护者与承担者,因此,“我们”展开的历 史才是有所守护、有所担当而有道统的历史。借此道统,“我们”的历史不仅保持着自我同一性,而且具有了世界 史意义。这样的“我们”在哲学上才被称为“本原民 族”,也才可以被称为本原民族,“我们”的文化才成为 本原文化。

    作者简介

    姓名:黄裕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北京pK每天稳赚_北京pK每天玩十把 小丑票房破10亿| 寒潮蓝色预警| 印尼海域发生地震| 印尼海域发生地震| 丹东学生打架事件| 丹东学生打架事件| 清华神仙打架大会| 中国转战泰国买房| 知名教授分尸女生| 阿里启动香港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