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ibobi"><ruby id="ibobi"></ruby></rp>
  •  首页 >> 哲学 >> 哲人专栏
    黄裕生:论自由与现代社会的基本原则
    2019年11月05日 09:44 来源:《求是学刊》 作者:黄裕生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摘要:迄今为止人类经历过的各种社会形态,从政治组织原则上,大体可以分为古代社会和现代社会。如果说古代社会是建立在由权威确立起来的责任原则基础上,那么现代社会则是建立在基于个体自由而确立起来的权利原则上。对自由以及因自由而拥有的权利的发现与系统论证,使人类告别了古代而进入现代社会。在这个意义上,对自由的发现和自觉是古代社会与现代社会的分水岭。

      原载:《求是学刊》2016年第5期

      

      人类是通过提高、深化对世界和自身的认识来实现不断的自我突破、自我解放,实现摆脱一个时代而迈向另一个时代。如果我们对人类历史做一个大致的划分,那么它可被分为古代社会与现代社会。不管是古代社会还是现代社会,都与人类的自我认识密切相关。人类社会的真正改变是由思想的改变引导的,并且是由思想确立的原则塑造的。

      古代社会之为古代社会,就在于它是奠定在由古代思想确立的五大原则之上:一,目的论原则;二,善高于一切的原则;三,责任与服从优先的原则;四,统治的合法性来自人之外的超越者的原则;五,集体优先于个人的原则。这些原则都是通过兑换成责任原则得到贯彻与落实。所以,古代社会首先是以责任原则去规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并借此构建人间秩序。

      如果说人类通过近代自然科学的全面刷新为自己构建出了一个全新的“宇宙图景”,那么我们可以说,正是通过“启蒙思想运动”(特别是哲学)对人类自身的全新认识而确立起了构建现代社会的全新原则。通过对人类自由的深度自觉与系统论证,“启蒙思想”发现了人类个体存在的绝对性,从而确立起了从人类个体出发理解和建构人间关系的合法性,颠覆了古代思想以国家或集体作为规定人间关系的出发点的正当性,由此开启了一个全新国家观与全新政治实践运动的时代,也即通过追求与维护人类个体成员的权利来改善人类共同体的时代,人类从此开始告别古代社会,踏上通往现代性社会的历程。

      如果说古代社会是建立在以某种目的论为最高原则的一系列基本原则上,那么,现代社会之为现代社会则是建立在以自由为最高原则的一系列原则之上。这意味着,自由是现代社会的全部根基所在。所以,在讨论现代社会的基本原则之前,我们首先要来讨论一下自由本身。

      一

      不过,这里要首先提示一点,从整个人类文化-思想史看,我们可以说,正是完成了对自由的一次深度发现与认识,才完成了近代的“文化启蒙运动”,从而把人类带向现代社会。但是,换个角度说,也即从区域文化角度看,在没有完成对自由的这种深度自觉与认识的地方,也就意味着没有完成“文化启蒙运动”。在这些地方,人们很难真正告别古代。因为古代的幽灵会一直徘徊在人们的生活中,甚至会与当代科技相结合而把人们带入比古代更可怕的奴役之中。这也是为什么追问自由、理解自由、认识自由对于所有不同的文化传统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原因。

      因为如果人们想自觉地进入现代社会,如果人们想为自己为什么能够抗拒一切奴役做出辩护,如果人们要为自己为什么拥有与包括统治者在内的所有他人一样的普遍权利和一样的人格尊严给出理由,如果人们要为自己为什么能够享有人身安全与财产保障提供根据,那么,不管人们生活在什么地方,归属什么样的文化传统,都必须完成对自由的追问与自觉。否则,所有这些愿望都只能落空。因为人们之所以有理由拒绝奴役,或者反过来说,人们之所以没有理由奴役他人,进一步说,每个人之所以拥有与他人一样的权利和尊严,并享有人身与财产的安全,这些全在于每个人类个体都是自由的。因此,这里我们要首先讨论一下,如何理解人的自由?

      在流俗的说法中,人们往往把自由理解为为所欲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所以,只要有例证表明在现实中没有人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就认定人根本就没有自由。但是,人们一旦这样理解自由时,等于还没有理解真正的自由,而实际上等于否定了自由本身。因为这样理解的自由实际上等于任性,等于非自由。而人的任性,不管是意愿上还是行为上,在根本上都是受外在的环境和事物的刺激、影响乃至决定。人们看到喜欢的东西就想获得它,看到美好的东西就想占有它,遇到新颖的东西就想探究它,或者仅仅因为心里突然萌生起一个观念就想去实现它等等,都属于任性。我们生活中的大量行为举止属于这类任性,所有这些任性也都与我们的意志-欲望相关。不过,只是与我们的低级意志-欲望相关,也就是只与朝向外在事物而受外在事物影响、刺激的那部分意志-欲望相关,而与独立于一切外在事物的高级意志-欲望无关。在这个意义上,人的所有任性都不是真正出自人自己的独立意志本身,而是受人自身之外的事物影响或决定,因而可以做因果必然性的说明。简单说,所有的任性实际上都受因果必然性的支配。所以,当人们把任性当自由时,也就等于把一种因果必然性当自由。但是,真正的自由恰恰就在于突破因果必然性,突破外在的决定。

      如果我们把因果必然性理解为有A必有B,也即说A的存在只通向一种可能性,那就是B的存在,那么,这种因果必然性也就意味着“非如此不可”的唯一性。在这里,从A到B之间是封闭的,而不是开放的、未确定的。而自由之为自由,就在于它能够突破这种非如此不可的唯一性与封闭性。

      这种自由也就是“能够不愿意(抗拒)一切服从”与“能够不愿意(拒绝)一切诱惑物”的自由意志。自由意志之为自由意志就在于它能够完全只从意志自身出发去决定行动的最终动机并直接给出行动,而置一切外在原因、外在条件于不顾,因而它能突破自然的因果必然性。简单说,自由意志也就是一种能够独立于自然的因果必然性的决定而直接给出行动的能力。

      所以,如果说人是自由的,或者说人有自由,那么这首先意味着,人不仅仅生活于自然的因果必然性里,而且存在于自由里。因此,如果人是自由的,那么对于人来说,他的存在永远面临其他可能性,而不会有只有一种可能性的处境,也就是说,他没有“非如此不可”的存在处境,除非他被强力完全控制。

      那么,人究竟有没有这样的自由?讨论与论证“人是自由的”这一命题,是近代启蒙思想一个最核心也最具深度的工作。从哲学角度看,这一工作在康德的《实践理性批判》里才真正完成。在这个意义上,我们也可以说,作为启蒙思想的集大成者,康德才完成了近代的启蒙。在这部著作里,康德要做的一个基础工作就是证明存在着“纯粹实践理性”,也就是证明存在着自由意志。不过,他的这一证明工作是一项很专业的工作,这里我们不打算详细讨论,我们只通过讨论康德借助反证法给出的一个证明来理解和确认“人为什么是自由的”。

      我们知道,共同体或社会是保障人类个体能过人的生活的前提;只要每个人要过人的生活,他就必定要生活在某种共同体里。但是,这只是事情的一个方面,更为重要的是另一方面,也就是,任何一种共同体或社会都是基于某种成文或不成文的行为准则,首先就是基于包含着相互性要求、相互性期待、相互性应许的一系列基本的伦理-道德原则;没有这些最基本的相互性伦理原则,任何秩序与共同体都不可能建立起来。人类共同体之为人类的共同体,人类社会之为人的社会,就在于其成员之间是处在相互性的关系中,生活在相互要求、相互期待与相互承诺和信守的关系中;如果离开那些相互性的伦理道德原则,那么任何人类共同体或者马上瓦解而不复存在,或者沦为动物般的群体。因此,我们无法想像人类能生活在没有相互性的原则与秩序的共同体里。

      现在,一个无法否定的事实是,人类的确就生活在各种社会共同体里,这意味着,人类的确是生活在各种相互性的伦理道德原则之中,因此,伦理道德原则对每个人都是有效的,至少被视为应当对每个人是有效的。否则,任何社会共同体既不可能被建立,也不可能被维持。

      但是,所有伦理道德原则不是劝令,就是禁令,它们或者是以“你应当……”的形式出现,或者是以“你不允许……”的形式表达。

      现在我们设想,人不是自由的,人没有自由意志;或者换个角度说,人不能成为自己行动的最后的决定因,他没有能力只根据自己的意志去决定自己的行为与生活,因此,他的所有行动或生活最终都是由他的意志之外的事物决定的,或者说是由他自身之外的事物通过他的意志决定的,所以他的所有行动和生活是受因果必然性支配的,而不是自主的。

      但是,如果人的行动与生活完全受因果必然性支配,那么,向任何人颁布任何劝令或禁令都是毫无意义。因为对于一个不能只从自己的意志出发独立自主地决定自己的行动与生活的人来说,向他颁布“你应当……”或“你不允许……”这类行为法则,是没有意义的。这正如向一切生活在受本能里的动物命令“应当做什么”与“不允许做什么”没有意义一样。

      这意味着,如果人不是自由的,那么,一切伦理-道德原则对任何人都是无效的,也不能被视为应当对任何一个人有效。但是,如果伦理道德原则是无效的,那也就意味着,人类不可能生活在任何社会共现体里。

      但是,现在事实是,人类是生活在各种社会共同体里。这表明了另一个事实,那就是,伦理道德原则对于人类个体是有效的,或者说,人类个体是能够无视一切外在事物而遵守与捍卫一些基本的行为原则,否则人类就不可能生活在任何共同体之中。而伦理道德原则对人类个体的有效性表明,人是自由的,人有自由意志。

      实际上,正因为人是自由的,使每个人拥有两种否定性力量:一种是能够拒绝一切外在的强制性要求;另一种是能够抗拒一切诱惑。自由的这两种否定性力量,使我们每个人有一种积极的、肯定性力量,那就是能够突破一切因果必然性关系,独立于一切外在的强制性因素,而只从我们自身的纯粹理性即自由意志本身出发,给我们自己颁布那些普遍的道德法则,并坚守这些法则。

      这在根本上意味着,人类个体的自由存在是我们人类的一切伦理道德法则的基?。赫蛭扛鋈死喔鎏逵凶杂梢庵径亲杂傻?,人类才会有道德法则,道德法则也才被要求应当对所有人都是有效的,并且对每个人也才的确是有效的。同时,伦理道德法则的存在与有效性,则反过来证明人类个体有自由意志而存在于自由之中,因而“人是自由的”这一点是绝对的,不可怀疑的。

      这里要附带提示一点的是,在西方哲学史上,从把理性或理智视为人的本质到把自由或自由意志视为人的本质,经历了两千多年的努力。当康德把自由意志视为“纯粹实践理性”而高于“理论理性”时,一方面表明他突破了希腊哲学以来对“理性”的理解,扩大了“理性”概念的内涵,把理性提高到了自由意志(纯粹实践理性)来理解;另一方面表明他以自己高度综合的哲学沟通、融合了希腊思想与希伯来精神。而就整个人类思想史来说,康德和整个“启蒙运动”对人的自由存在的深入讨论与系统论证,标志着人类对自身及其本质的认识提高到了一个全新的水平。正是从人类对自身的这种全新认识出发,人们确立起了构成现代性社会基础的一系列基本原则。

    作者简介

    姓名:黄裕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北京pK每天稳赚_北京pK每天玩十把 残疾按摩师反杀案| 做开运眉后出车祸| 烈火英雄抄袭被诉| 知乎| 中国转战泰国买房| 摩托罗拉发布手机| 吉林银行遭骗贷| 孙杨听证会开庭| 孙杨听证会开庭| 天猫双11狂欢夜|